或曰无题:二〇一六·元旦·雨

未到此地

此地便是理想

来到此地

理想变了模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云大这年


       或许是公历新年到了,时光又是一年,来不及回忆,奈何流连。许久没有驻足,思绪依旧,自己是否还是爱追风筝的少年?今日小雨,一如我刚到云大的日子:24岁的年龄,像个孩子一样,怀揣期待和梦想,或许不安,踏上了这片未知的红土。那时九月,天气雨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的年纪喜欢闯荡,或许并不是用来形容我,激动少了些,或因天气?

       此时,年龄又长。并不想用成熟的语言描绘那山那水那座城、这山这水这座城,我不会。我,突然想做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 或许,一直都是孩子,一个自私的孩子。父母常说,走的远了会想家吗?若说不想,是在骗自己;若说想,男孩子轻易说不出口。选择了离家遥远的旅程,越发觉得自私了,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。因为爱,他们愿意放开手。因为爱,我成了自私的孩子。总是会在下雨天想念家乡,想念在那里尽情享受孩子般的时光。然,我早就知道自己不再是孩子。

       蒋捷听雨,“少年听雨歌楼上。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。江阔云低、断雁叫西风。 而今听雨僧庐下。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。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。”余光中听雨,“听听,那冷雨。看看,那冷雨。嗅嗅闻闻,那冷雨,舔舔吧,那冷雨。”不知何时,爱上听雨,或许,虚二十五岁,是听雨的年纪。孩子的年纪,喜嬉闹,总不得静——雨来时,喜奔跑,喜雨中踏水……中学年纪,亦静亦动——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或又感时花溅泪,如风(疯孩子)而已……而今喜听雨,喜感发,一丝丝一缕缕也莫名悸动过。或曰:而今年少不再少年?如是而已,如诗青春。学学余光中听雨,“听听,那冷雨。看看,那冷雨。嗅嗅闻闻,那冷雨,舔舔吧,那冷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,你是否喜欢听雨,昆明,雨,冷否?或许都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暂无留言,赶快评论吧